吞食天地2
生活

已被吞食的往日天地

那大約是我高中的時候。那時香港的電子遊戲機中心,俗稱「機舖」,仍然是十分流行。雖然到遊戲機中心的年輕人都會被大人們標籤為不良少年,但其實我認識很多品學兼優的同學都是打機的高手—包括我。

那些年有一款以三國為題,名叫「吞食天地」的遊戲,CAPCOM 出品,少有的有三人同屏橫向捲軸設定。我自小便被光榮(KOEI,日本的遊戲公司)培養成為三國迷,這款遊戲我當然不會錯過。記得最瘋狂的一次,我跟另外四位同學早上便到了機舖門外等開門,進去後便立即換了幾十個一元硬幣,排列在屏幕前「跟機」(這是用硬幣排隊的不成文規定)。我們五個人排成了前三後二的陣勢,輪流上陣,從清早機舖開門玩到午夜打烊,雙腳踏出門外時耳朵幾乎適應不了街外的寧靜。

最近任天堂 Switch 出了一款 CAPCOM 合集,內中包括這款遊戲。今天有同事帶了回來公司,中午大家聚在會議室便玩了起來。一時間,我好像忘了最近的種種壓力和不安,變回那個穿着校服在機舖打機的無憂少年。雖然二十幾年前那些純熟的必殺技我已再也使不出來了,但那一個小時過得特別暢快。

曾經跟我一起分享快樂的人,都已在人生的旅途中各散東西,我自己也好像已跟當年的那個我分道揚鑣了。《吞食天地》好像扮演了靈媒的角色,把我自己散居了的靈魂跨越時空地連結了起來。這可能就是衰老的症狀,老人們都愛懷舊,大媽們都愛唱老歌,中坑們都玩舊遊戲。年輕的同事說接受不了這種舊遊戲粗糙的畫質。或者真的是舊不如新,但我在享受的不是遊戲精緻的畫面。正如 Beyond 的老歌詞:
「我要再次找那舊日的足跡,再次找我過去似夢幻歲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