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PSM_V28_D315_Ancient_chinese_and_native_american_indian_coins.jpg
科技人文

代幣的價值(二)


上文提到的貨幣量化理論是一條宏觀經濟學的公式,雖然直至上文結束也沒有再提起過,但其實它解釋了上文註腳的四個現象。本篇試談談我的理解。

貨幣量化理論公式:

MV=Py

M=流通的貨幣量
V=每單位貨幣交易速度
P=物價水平
y=實際經濟價值

大家可以把 M 看成為故事中貝殻的總量 (20個),V 看成每天用每個貝殻交易的次數,P 看成換取每個蘋果/每瓶牛奶所需的貝殻數量,y 看成市場上的貨物數量。

在我們現實所身處的經濟體中,V 和 y 是相對穩定的(想像你每天用多少錢和能做多少工作,是相對穩定的),M 則是政府會調整以作調控市場的手段。很多宏觀經濟課都會直接得出一個 M=P 的結論,即物價上升(貨幣貶值)的原因直接跟貨幣供應量上升有關;但這在區塊鏈的代幣經濟系統中卻應用不上,因為在後者 M 是一個常數,而 V 和 y 會因為新創的經濟活動而急促上升。

限量貨幣供應對幣值的影響

故事中出現的第一個情況,是當貝殻不夠用了,貝殻的價值會上升。當貨幣的供應量減少(M 跌),但市場的經濟活動頻率和實際經濟價值不變時:

M(跌)V(不變)=P(?)y(不變)

明顯地,物價(P)會下跌,所以甲和乙共識用少一點的貝殻也能買到一個蘋果。那是否代表東西便宜了,生活容易了呢?未必,因為其實他們同樣每天要付出相同的勞動力,換取相同份量的食物。雖然每個貝殻的實際購買力提高了,但沒有為甲和乙帶來什麼好處。

但若他們跟丁貿易的話,丁可能便會受到影響了。例如丁從前以10美元一個向甲買下2個貝殻,本來只能買 1 個蘋果;但由於貝殻升值了,現在丁可以買到 2 個蘋果。丁因此賺了。

丁心裡想:「早知道這種情況會發生,我應該一早多買幾個貝殻啊。」

在傳統的經濟體中,政府總是會用一些手段令物價慢慢升值(貨幣慢慢貶值),方法不外乎隨時間增加貨幣供應量;政府這樣做的動機無法在此三言兩語跟大家探討,但是在區塊鏈的項目中,很多項目的貨幣發行速度是被規定在智能合約上,且是公開透明無法竄改的。像 LikeCoin 只會發行20億個,而且連哪一年發多少個幾乎都已被定下來了。雖然我們不能排除 LikeCoin 也會被一些大莊家大手購入屯積以影響 M 的值,但最少所有交易記錄在區塊鏈上都是公開的,不像現在大部份中央銀行的行政,在資訊極不平衡的機制下運作-每次什麼什麼央行開會,都有種彩票要開了的感覺。

實質經濟價值對其代表的貨幣幣值的影響

如果貝殻不能用作交換蘋果和牛奶,那麼這貝殻(除了其自身的價值外)是毫無價值的。在上一個故事中,丁認為一個貝殻值 5 美元的原因,是因為他認為 1 個蘋果的價值值5美元 - 所以能換取1個蘋果的那1個貝殻也值5美元。在貨幣量化理論中,若實際經濟價值 y 上升,在流通貨幣量不變和消費行為不變的情況下:

M(不變)V(不變)=P(?)y(升)

物價(P)也是會下跌,變相每單位貨幣的實質購買力會上升。在故事中,假設甲的蘋果豐收(y升),因為需要用少一些的貝殻來買蘋果(貝殻不夠用),那麼丁便要用多一些美元來換一個貝殻;那是因為一個貝殻所代表的實際經濟價值提升了。

換上 LikeCoin 所關注的創意生態圈,目前現實的壯況是例如貼在臉書上的靚照片,除了得到 Like 外,是「零」價值的-作者不能得到任何收入。但若以後這些照片只能以 LikeCoin 來買賣,這些美圖便為 LikeCoin 這個貨幣提供了實質經濟價值的基礎。因此,LikeCoin 團隊最重要的任務便是要令這個「創意經濟體」運作起來。試想像一下,若我們能把一億個現時在網上的免費內容投入成為實質經濟價值 y⋯⋯

當然,若十年後社會大眾仍然認為創作應該是免費的話,LikeCoin 是沒戲唱的,因為 y 的值等於是零。這就是為什麼我在上一篇文章中說 LikeCoin 的價值跟其背後「創作有價」的信念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接著讓我繼續以說故事的方式談談這件事吧。


故事

跟丁和茂交談過後,甲發現原來他賣的蘋果在帝國很有市場。他打算擴大現在果園的規模,但他沒有足夠的肥料栽種果樹。於是他想到了一個方法:再檢20個新的、獨一無異的貝殻回來。然後他跑到帝國去,跟丁和茂說:

「我這裡有20個貝殻,每個貝殻可以跟我換到一個蘋果。本來每個貝殻要賣5美元,現在我賣4美元給你們便可以了;但是,這些貝殻要在半年後才能用,因為果樹要時間種。」

丁和茂因為之前嚐過甲所種的蘋果,覺得4美元一個實在是超值;也信得過甲的為人,因為他一直信用都很好。於是丁和茂各以40美元把那 20個貝殻買下了。甲用那80美元買了肥料,擴大果園規模,令蘋果的產出量增加了。半年後,茂到了甲的村莊,用10個貝殻換了10個又香又紅的蘋果。他感覺自己今次賺到了。

但是丁沒有把花掉手上那10個貝殻,因為他知道在甲的努力下,蘋果的產出會愈來愈多,也會愈來愈受歡迎。果然不久後有其他帝國的公民想買甲的蘋果卻沒有足夠貝殻,丁便以每個貝殻6美元的價錢把手上的貝殻售出,獲利 50%。


上面的故事片段,便是 token sale 活動的起始慨念,在高重建去年的一篇文章當月餅會遇上區塊鏈有討論到。但在上面的例子,丁和茂二人認購貝殻的目的並不相同,一個是以折扣價換蘋果,性質近似眾籌;一個卻是看好甲的業務發展,認為蘋果會大賣,貝殻的需求會上升;於是把買貝殻看作投資。

故事的另一個要點,是甲的「信用」。我認為人類社會所有涉及貨幣的交易行為,都跟信用有關。甲和乙之間存在互信,才能以貝殻交易;甲和丁、茂之間也存在互信,甲的貝殻 token sale才會成功。因此,我在此要謝謝早期支持 LikeCoin 的各位的信任。至於發行法定貨幣的政府和銀行是否可信任呢?大家不妨多想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