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時事

義勇軍進行曲與豐饒的號角

上個月跟幾位年輕的同學談天,提起他們在學校的情況。由於他們的學校是一所著名信仰文化很盛的學校,所以有不少信仰的「習俗」。同學雖也是信徒,但提起這些「習俗」時卻很是不滿;例如有一次,老師帶唱歌時要同學拍手,有同學卻沒有跟從,結果竟然被罰在小息時間在教員室外「練習拍手」。結果是同學們陽奉陰違,表面配合,背地痛恨,離學校要傳遞的價值愈來愈遠。 我感到嘩然,卻又感到悲哀。這跟立法要市民在播放國歌時做一些規定動作這件事,本質上何其相似! 學校在教學時傳揚其認為善的信仰價值,本無可厚非;但一旦將之立為必須遵從的規則,並以不對等的權力懲罰違規者時,便只會造成反效果。這種關乎個人價值認同的事,無法以強權加諸別人項上。要是硬來,無權之人表面雖看似服從,內心的怨忿卻會變本加厲,最終會在找到缺口時崩堤爆發。 足球場上的球迷噓中共國歌,原因很明白:因為這個政權得不到在場市民的尊重。政權不反省為何無法得到市民的尊重,卻動輒立法強制市民遵從「國歌法」,在國歌播放時規定其表面行為乎合某些規範,是在治最最表面的標的愚蠢做法。立法後縱使所有市民都在國歌奏響時肅立,又如何?市民內心卻在「舉晒中指」。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不忿的言辭,將會像 sound of silence 一曲中所描述的,轉而在隱蔽隧道的牆上出現。 我又不禁想起一個聖經故事: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功績一時無兩,為表現其自尊自榮,立了一個金像命令全國人民對其下拜,並「立法」將不遵從者扔進火窯燒死。當時三個猶太人卻堅持內心的信仰拒絕下拜,結果被扔進火窯。故事中他們得到上帝的保護大難不死,後世信徒總是傳頌其擇善固執的行為。現時在球場每次奏響國歌時市民均會聯想起中共的政權,市民被迫以此樂曲代表己方的陣營,究竟緣何市民無法接受?究竟憑什麼要市民心懷尊重?當權者只是想「依法」把不滿情緒下的表面行為壓下去,將來在立法後若真的出現了為堅持表達內心信仰而被治罪的人,應該也會像那三個猶太人一樣被後人稱頌吧。 想像一下:未來所有市民在國歌奏響時被迫肅立的情景,大概便跟在《飢餓遊戲》中受施惠國壓迫的人民,在廣場上聆聽著《豐饒的號角》時的心情沒兩樣吧。當權者難道是希望這樣的畫面出現在香港嗎?

Read More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