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時事

無法被扭曲的良心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會像我這樣,日間把所有心神跟生活拼鬥也嫌不夠,只餘下晚上失眠的時間去細味回顧這一切。

有了早前林榮基的證詞,加上眾人所熟知的中共政府對待異見人仕的一貫手段,我自然明白劉霞出現在瀋陽市政府安排下的丈夫的喪禮中的意義 - 在中共所設計的「媒體」鏡頭下,被害者的家屬要怎麼演這最後一幕。我不懷疑喪事從簡的安排確是未亡人的意願,但我無論如何也不會相信,劉霞在此刻還會對那「把丈夫關在有形的監獄,把自己關在無形的心獄」中的黨說「感謝」-劉先生的大哥會說我倒不意外。

劉曉波明明就是因為對中共的「建言」,從一九八九年至今廿幾年來被我們那偉大的仆街黨政府關押和監視,並被逼跟愛妻劉霞生離的。在他被關押直至病死的這最後一刻,黨派出最好的醫療團隊對劉先生悉心照料,不計劉先生大膽以言冒犯的前嫌,好寬大啊。後事突然尊重起家屬的意願來,家屬滿意比外部勢力滿意重要嘛。

黨還說外部勢力把事件「政治化」,企圖「抹黑」我偉大的祖國;我倒要問,若非為了政治理由,那到底是為了什麼原因要監視關押劉曉波幾十年呢?把事實道出來,在這極權的國度中,就是抹黑。這個道理其實也不難懂,明明把屎坑蓋住了,有人硬要把屎抖出來,不黑不臭,才怪呢。

劉曉波不惜付上失去自由幾十年的代價,為的就是良心的實在,那是他自己說的。如果讀過他被入罪的幾篇文章,沒道理感受不到他對國家改革的抱負、對人性被扭曲的心焦、對人民自由的渴求。他的作為比那些「愛字頭」更愛國。我想如果香港要推國民教育,這幾篇文章一定要讀,才能從一個較真實的角度讓人明白當前中國的狀況。

我同樣為了這點點的良心,誠實地面對自己對他逝世的哀痛,及對摧殘這生命的極權的痛恨。對於仇恨,我跟劉先生完全不在一個層次,他是「以最大的善意對待政權的敵意,以愛化解恨」。


清早上茶樓,搭枱的茶客中仍有人口沫橫飛地指責劉曉波勾結外國勢力企圖顛覆國家活該云云。在那一刻,我感覺到整個地球好像被一條具大的鴻溝所分隔,在對岸的人彷彿如外星人般難以理解。但我對於劉曉波的堅持卻好像突然多了一份體會: 若非為了自己良心的實在,誰還會管這個荒謬的世界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ack To Top